直擊高仿貨源地:探秘高仿奢侈品從哪來到哪去文章高仿a貨

直擊高仿貨源地:探秘高仿奢侈品從哪來到哪去

“妳不需要囤貨,我這邊每天都會有一些產品的圖片和介紹發給妳,妳直接發在自己的朋友圈就行了。如果有人看上了,我這邊會給妳細節圖,打錢過來之後我會直接從廣州發貨。”“陳生”傳授著微信朋友圈最基礎的銷售手段,“我給妳的價格就是妳的底價,至於妳能賣到多少就看妳自己了,不過建議控制在幾百塊錢之內。”

  “如果有朋友在法國或是意大利的就十分好操作,先將高仿品和高仿小票等包裝整齊寄到海外,再讓海外的朋友按照收貨的地址直接發貨便完成整個交易。”L先生說。還有一種方式更加方便,就是直接高仿一套海外商場消費的小票,連同包裝好的高仿貨物發給買家,對於不少沒有海外購物經驗的買家來說,這些小票完全可以以假亂真。

  最近幾年類似唯品會、走秀網等奢侈品摺扣電商的崛起,再次點燃了國人購買奢侈品的欲望,與此同時,“假貨”“高仿”的質疑也一直不絕於耳。L先生透露,曾經有類似網站的高管對他這樣錶示:“如果要買奢侈品,不要去我們網站買。”

  “一個皮包除了皮料、做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五金件。一般的制作工廠在生產流程中的五金件環節都是需要外採。”王姓店主介紹道。一般能夠制作高仿奢侈品五金件,併且有一定技術含量的工廠併不像一般的企業對外進行廣告宣傳,其銷售對象基本上都是業內熟悉的幾家高仿奢侈品制作工廠。如果有新的訂單來找,那也一定是通過熟人擔保介紹。這就導致除了高仿奢侈品成品的制作環節,五金採購也成為高仿奢侈品生產中最為神秘的環節之一。

  當不少以“原單”“尾單”出現的“奢侈品”開始不斷從微信朋友圈銷售出去,當包括“海淘”等購物興起,那些高洋上的高端時尚品牌越來越多湧入我們的生活中;當身邊人全都背上了名牌包,用上了名牌用品後,妳可知道這其中多少是真?多少是假?
直擊高仿貨源地:探秘高仿奢侈品從哪來到哪去文章高仿a貨

  也許,這其中大部分正是妳知情或者不知情的高仿奢侈品,它們如今是以怎樣的一種模式襲擊著我們的生活?這條地下鏈條有多龐大?如何運作?

  秀恩愛,曬旅行,曬美食,甚至是轉發各種心靈雞湯一直是微信朋友圈的主要話題。直到有一天不經意間,妳突然發現身邊一些朋友開始在微信朋友圈中賣鞋、賣包、賣錶、賣玉石……併且這類的微信號也越來越多。

  仔細觀察這些朋友圈的店主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幾乎每天都會發佈各式各樣的奢侈品商品,多時一天達十幾條。大多數在朋友圈展示出來的商品被店主描述為“原單”或是“工廠貨”,用較為通俗的話來說也就是較為高端的仿制品,做工精細的假貨。

  而提到貨品的來源,店主介紹,有些是在國外工廠出產後被專櫃淘汰的,“也有些是按照原版一點點復刻的,皮料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完全看不出與原版不同”。而這些高仿的奢侈品,來源很多都指嚮廣東的工廠。

  店主Z小姐和每一位朋友圈的賣家一樣,每天醒來郵箱裏都會收到上家發來的各種商品照片和簡短的推廣介紹,Z小姐需要做的就是將這些商品的信息搬到朋友圈中。而對這些商品,Z小姐有時候也會進行篩選,保證商品在朋友圈中的受歡迎程度。

  Z小姐朋友圈的貨源基本上都來自廣州、深圳一帶。一般情況下貨源工廠只會與相熟併且有信譽的一級代理直接溝通,併且嚮一級代理供貨收款,這些一級代理基本上都是貨源工廠主的親戚或是好友。

  “我的上家跟我說他自己是一級代理,不過按照這個人給我的價格來看,我覺得到我手上至少已經經過了兩道。”Z小姐在談到拿貨的價格時錶示,“不過這種貨再加個幾百塊錢還是很容易賣出去的,我也沒什麽成本,所以對於拿貨價格我基本上不用擔心。”

  不久之前,為了探究這條產業鏈,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通過一個在微信朋友圈做高仿奢侈品手錶的朋友試圖聯繫上他的上家——一個自稱是“陳生”的老闆。在粵語中,“先生”可以代錶對一般男性的稱呼。口語習慣省略“先”字,用姓+“生”稱呼成年男子,如“黃生”、“李生”。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後來在採訪中發現,“黃生”、“李生”等也成為了這些上下家之間聯繫的一種代號。

  其實在微信朋友圈做類似生意的,最忌諱的就是大家通過同一個上家進貨銷售。如果兩個人朋友圈資源高度重合,加之這又是一個輕資本低門檻的活,下家對於自己的上家資源一般都較為保密。

  “陳生”在微信朋友圈裏專註售賣高仿奢侈品手錶,在他的產品單上按照石英錶、機械錶、帶鉆機械錶等幾個樣式和不同的做工,手錶基本售價在幾百塊至幾仟塊不等。

  不僅僅如此,“陳生”還能夠按照一些特殊癖好,比如沒有鉆的手錶要鑲滿鉆等類似的要求進行私人定制,所以“陳生”的生意一嚮不錯。

  “妳不需要囤貨,我這邊每天都會有一些產品的圖片和介紹發給妳,妳直接發在自己的朋友圈就行了。如果有人看上了,我這邊會給妳細節圖,打錢過來之後我會直接從廣州發貨。”“陳生”嚮記者傳授著微信朋友圈最基礎的銷售手段,“我給妳的價格就是妳的底價,至於妳能賣到多少就看妳自己了,不過建議控制在幾百塊錢之內。”

  和“陳生”一樣,在國企工作的L先生閑暇之余也在進行著類似的生意,而他的上家就是工廠直接出貨。

  因為和上家都是好朋友,所以L先生知道這些貨物的銷售渠道不僅僅在微信上。“微信也是近一兩年才興起的銷售渠道,在此之前淘寶等線上平臺上也有不少渠道。”

  目前,最火的渠道除了微信圈,還有很多所謂的“海淘”或是“海外代購”,有相當部分的貨都是高仿品。

  “如果有朋友在法國或是意大利的就十分好操作,先將高仿品和高仿小票等包裝整齊寄到海外,再讓海外的朋友按照收貨的地址直接發貨便完成整個交易。”L先生說。

  還有一種方式更加方便,就是直接高仿一套海外商場消費的小票,連同包裝好的高仿貨物發給買家,對於不少沒有海外購物經驗的買家來說,這些小票完全可以以假亂真。

  有曾經接觸過“海淘”的買家也許會問,這些買手都信誓旦旦可以“專櫃驗貨”。但在L先生看來這個所謂的“專櫃驗貨”其實是無稽之談。

  熟知其中奧秘的L先生笑稱,目前國內的奢侈品專櫃基本上都不支持所謂的“專櫃驗貨”。而有驗貨服務的愛馬仕,則在確認有驗貨需求後會將需要驗貨的包寄往總部,這其中高額的郵費是需要由提出驗貨方負責的。如果愛馬仕總部發現包是假的,高仿產品會被當場銷毀。

  最近幾年奢侈品摺扣電商的崛起,再次點燃了國人購買奢侈品的欲望,與此同時,“假貨”“高仿”的質疑也一直不絕於耳。L先生透露,曾經有類似網站的高管對他這樣錶示:“如果要買奢侈品,不要去我們網站買。”

  記者試圖證實這些電商產品的真假性,但一直沒有得到准確的信息。

  這些高仿奢侈品最為神秘的渠道就是正規專賣店了,曾經有消息流傳在正規專賣店買到假貨。但是記者走訪下來發現,如果高仿品出現在正規專賣店,必須是店員和貨源單對單交易,併且保證知曉真相的人越少越好。但是至今也同樣沒有准確的消息可以證實。

  一般情況下,做銷售的生意都是需要對貨源有一定的了解,才能進行銷售。

  記者以不看到貨不放心和將投入大資金運作等為理由最終說服了“陳生”,在說定了時間之後記者開始了南下的旅程,沒想到迎接記者的竟然是一個產業鏈健全、分工完善的高仿奢侈品制作、售賣圈子。

  出了機場第一件事情就是聯繫“陳生”,在電話另一頭的“陳生”也顯得非常好客,在確定見面的地點和時間之後,“陳生”又將“妳們完全不需要親自來”的話語重復了一遍,在記者再三執意要來看看時,“陳生”錶示到時候見。

  記者按照陳生發來的地址來到了位於廣州市火車站附近的南方鐘錶交易中心。

  但是此時“陳生”顯然對記者此行的目的抱著更加謹慎的態度,到達指定的地方“陳生”併沒有和記者相見,在來來回回的交涉未果後,“陳生”以“最近查得緊不方便見面為由”委婉的拒絕了記者的來訪,電話那頭最後傳來的是“嘩嘩嘩”的麻將洗牌聲。

  然而,掛掉“陳生”的電話,記者發現原來和“陳生”相約的地方竟然都是做鐘錶生意的。會不會這裏也有做高仿手錶的?帶著疑問和滿心的期望,記者開始在這個鐘錶交易中心尋找高仿奢侈品手錶。

  進入樓內,映入眼簾的是類似電腦大賣場一樣的手錶銷售集散地,作為賣家的黃種人和前來掃貨的白人黑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鑒於記者在名錶方面的儲備知識有限,同時也為了能和場內的賣家套出更多有用的內容,記者在稍微觀察一陣之後便以一個高仿中間商的身份開始搭訕。

  “有歐米茄或是浪琴的手錶麽(註,這裏所指的品牌皆為高仿)?”此前這片地區剛剛被白雲區打假辦進行過嚴打,不少帶有名錶LOGO的手錶在櫃臺的顯眼位置都很難找到。為了不讓店主對記者的身份有所懷疑,記者翻看著每家店鋪都會放著的名錶年鑒,將話題丟給店主。

  “有啊!”一位女店主隨口答道,“妳要多少?”在幾番價格和款式上的對話過後,女店主的謹慎讓她很快認定記者併不是前來進貨的,便低頭玩起手機遊戲。

  事實上,在這個鐘錶市場,國外買家佔到了大多數,其中又以非洲和中東的買家為多。在一個國外買家剛剛結束交易的櫃臺,記者靠了上去。

  還是同樣的對話開頭,不同的是這家店主二話不說便從身下的椅子底下拉出一個黑色塑料袋,塑料帶一打開引入眼簾的就是一個個包裝較為完整的高仿手錶。

  店主隨手拿起一個印有浪琴LOGO的高仿手錶介紹道:“石英機芯的190元,要背透機械機芯的360元,如果加鉆的話再貴上60元。”

  “像妳這樣做微信朋友圈生意,還特意來一趟廣州的人還真不多,很多人就是直接從我這邊拿圖開始做的。”得知記者有意做微信朋友圈的生意時,店主忙把手機拿出來熟練的點開二維碼,“妳加我微信吧,我這每天都會有產品的更新,妳到時候直接發到妳朋友圈就行,如果每個月從妳這邊走的量多,每塊錶還有一定的摺扣。”

  隨後,記者在市場中發現不少商戶都在朋友圈進行著線上的銷售,這個鐘錶交易中心周圍還有幾個鐘錶的集散地。太陽西下,包括順豐等多家快遞公司的快遞員都在這裏收貨,他們從下午4點要忙到晚上11點,貨物再從這裏發往全國各地。

  在附近的鐘錶交易中心的多家攤位詢問下來,想去看貨源的要求基本上都被店家婉拒。鐘錶銷售不能進行溯源,記者將目光放到了朋友圈中另外一項銷售主力——奢侈品皮具。

  高仿皮具的集中銷售點也位於廣州火車站的附近,其中以三元裏的幾家皮具中心為主。和手錶的銷售中心一樣,因為這段時間查得嚴,不少商家都沒有在顯眼的地方擺放高仿奢侈品的皮具,只是在記者問及時才從角落或是不顯眼的口袋中拿出。

  沒聊幾句記者便直入主題,希望可以在正式合作時先看看最主要的生產環節。

  “我們直接從廠家拿貨,這個廠子就是我錶哥開的。如果妳真的想去工廠看的話,等以後我們的合作上正軌了,我可以和錶哥商量下帶妳去參觀。”一位王姓店主坦言,“希望妳能理解,之前曾經有帶生人去工廠參觀過,但是隨後打假辦等部門就把工廠查了,所以現在對這種事情我們特別謹慎,就連我自己都不怎麽會去工廠。”

  於是,記者決定自己直接尋找這些高仿產品的原料從哪裏來。

  離開三元裏的幾個皮具交易中心,往三元裏地鐵站方嚮走過去,便是專門出售五金件和皮料的市場。這和皮具交易中心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高仿皮具奢侈品產業鏈。

  一位個人手工皮具老闆告訴記者:“一般入門級奢侈品皮具所用到的皮料,在附近的這些皮料市場中都可以找到。”

  把這些皮料採購回去,根據包等皮具的款式進行打磨、上色之後,出來的效果和真品至少在外觀上相差無幾。

  “一個皮包除了皮料、做工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五金件。一般的制作工廠在生產流程中的五金件環節都是需要外採。”上述王姓店主介紹道。一般能夠制作高仿奢侈品五金件,併且有一定技術含量的工廠併不像一般的企業對外進行廣告宣傳,其銷售對象基本上都是業內熟悉的幾家高仿奢侈品制作工廠。

  如果有新的訂單來找,那也一定是通過熟人擔保介紹。

  這就導致除了高仿奢侈品成品的制作環節,五金採購也成為高仿奢侈品生產中最為神秘的環節之一。

  M小姐是另一個在微信朋友圈中銷售高仿奢侈品的賣家,在一次機緣巧合下,M小姐和做高仿奢侈品的遠房親戚搭上了線,和親戚做了深度交流併且親赴廣州,在了解了相關流程和生產情況後,M小姐決定將這個當成一個重要的副業來做。

  值得註意的是,M小姐雖然親赴廣州進行過考察,但是也沒能在制作高仿奢侈品的現場一探究竟。“基本不會讓妳看到的。”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