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仿都是從哪裏出來的?文章高仿a貨

中國高仿都是從哪裏出來的?

不少網購愛好者都曾遇到此般“物美價廉”商品:標有“普拉達”“香奈兒”“巴寶莉”“LV”的國際奢侈品大牌商標,聲稱“境外代購正品”,還附有境外大型商場銷售清單,這些商場裏售價數萬元的同款產品,淘寶或微信商家售價僅兩三仟元,甚至更低。

遇到這樣“物美價廉”的“奢侈品”,妳會掏錢買嗎?新華社記者近日兵分8路,深入北京、上海、廣東、浙江、江蘇、福建、湖南、湖北等地調查發現,這些“傍大牌”的假冒產品,往往來源於服裝皮具交易批發市場,通過快遞網購輻射全國,發展成產、供、銷“一條龍”鏈條,形成一幅遍佈各地的“假貨地圖”。

—在湖北武漢

20世紀90年代建成的武漢萬商白馬服裝交易中心內,一些專售皮具箱包的商鋪在售賣國際奢侈品品牌產品。走進商場四樓一家名為“大巴黎”的商鋪,20多平方米的商鋪內各式女包琳瑯滿目,品牌包括“普拉達”“香奈兒”“巴寶莉”“LV”等。

商鋪老闆“張姐”介紹,她賣的女包幾乎囊括知名一線大牌,價格從200元到5000多元不等,都是與港版真品女包1︰1的高仿貨。其中“LV”和“香奈兒”兩款的高檔A貨,不僅有原廠包裝,還能提供“香港購物清單”和“銀行卡刷卡憑證”,“兩三仟塊錢的貨,絕對能背出兩三萬的感覺。”

一款“香奈兒”黑色羊皮女包中,“張姐”提供了兩張“香港太子大廈香奈兒專櫃”的購物清單以及一張刷卡憑證,標明這個女包“售價”為3.98萬元。然而,這個店僅售人民幣6340元,還能打三摺,以1900元就能買下。記者致電香奈兒大陸客服熱線、香港太子大廈的香奈兒專櫃服務員,他們錶示無法查詢和鑒別商品貨物是否屬於正品。
中國高仿都是從哪裏出來的?文章高仿a貨
—在湖南郴州

記者在湖南省郴州市北湖網貿商城,以進貨為由走訪多家檔口。回復基本上都是“要什麽牌子都有”,有的可以直接提供,有的則錶示要另外去買。在商城三樓一家男裝檔口,記者看到掛著的男式T恤均沒有領標,而老闆正在將貼了“勁霸”標簽的T恤摺疊裝好,併錶示“花花公子”“金利來”等牌子都有。

郴州曾在2013年查獲一起銷售假冒註冊商標的商品案件,涉案價值8650萬元。犯罪嫌疑人從浙江嘉興購進假冒名牌服飾,再從廣東購進“夢特嬌”“七匹狼”“柒牌”“哥弟”等假冒品牌標識,進行貼標後銷售,已形成假冒服裝、商標的產、供、銷“一條龍”鏈條。

—在上海

位於閘北區的聯富服飾市場地下一層,不少破舊小店內“暗藏玄機”。一名季姓“黃牛”帶記者來到一個賣皮帶的店面,店主出門拿貨前先將佈簾拉起來。“黃牛”說:“不敢明目張膽地擺出來,政府會查的。”

得知記者想買“名牌手錶”,“黃牛”把記者七繞八繞地帶到另一個已經關門的商鋪,裏面擺滿了積滿灰塵的鞋盒。一個小夥子不知從何處拿來一個小盒子,裏面擺著10只名牌手錶,包括“萬國”“寶格麗”等品牌,價格3000元至5000元不等。從商鋪外錶看,根本看不出是在售賣仿制品。

此前,上海市曾對位於南京西路580號“淘寶城”內的30余家售假店鋪集中打擊,當場查獲大量山寨名牌箱包服飾。辦案人員發現,這些售假者在店鋪門外,包括走道和大廳,都安裝了監控探頭。店鋪中實際面積非常大,設置三四道暗格,在最裏面的暗室還設置了一個約50厘米高的逃跑通道。檢查人員來執法時,店鋪老闆可鉆進這個暗道逃往隔壁市場。

—在廣東廣州

白雲世界皮具貿易中心,老闆提供了一款假冒普拉達女式手提包完整的產品包裝,其中包括一張刷卡金額為23800元的發票。甚至連掃描其包裝盒的信息碼,顯示的也是香港正牌店地址信息。這些與在香港正牌店購物後入關手續一模一樣。

這些配套的假包裝、假發票,在當地一些包裝店幾乎可以敞開購買。在桂花崗三街7號檔口,花幾分鐘時間,便可購買到兩套完整的“普拉達”“古馳”包裝和發票。

記者調查發現,廣州桂花崗皮具市場的假貨“大本營”,藏匿於廣州白雲世界皮具貿易中心周邊的民宅。在一名檔口老闆帶領下,記者走進一處門牌號為“桂花崗三街1XX號”的住宅樓。沿著昏暗狹窄的樓梯,老闆推開幾個房間,只見裏面是燈火通明、裝飾精致的展廳,貨架上整齊擺放貼著“LV”“愛瑪仕”“普拉達”等品牌標誌的假冒皮具產品。各路商人在此川流不息,有的還來自非洲、阿拉伯、歐洲國家。

—在江蘇海門

記者在中國疊石橋國際家紡城一家名為“坦克毯業”的店鋪發現,一條印有“蔻馳”標識的毛毯只需37元。而且連知名品牌的水洗標誌都能添加。

記者問:“能加知名品牌的水洗標識嗎?”店鋪老闆回答:“可以,我們這裏什麽名牌的都有,每條加收一塊錢,100條以上免費。”他說,水洗標識必須再到另外專門的店鋪去定制,他們店只負責把水洗標識縫制到毯子上去。在一家名為“益善印業”的店鋪,一名林姓業務員告訴記者,什麽樣的水洗標都可以做,每卷五六十元,“只要妳把那些名牌的水洗標原樣帶來就行了。”

—在浙江杭州

“自由港四季青休閑服飾城”的五樓、六樓,一些店鋪在賣“阿迪達斯”“耐克”“斐樂”運動短袖衫、運動褲,也有“哥倫比亞”“北面”沖鋒衣。店員告訴記者,只要提供圖片或者樣衣,什麽品牌都可以代加工。

四季青服裝批發市場一家服裝店裏,掛著“大嘴猴”等多個知名運動品牌服裝,店員在電腦前面忙忙碌碌,網購聊天的“叮咚”聲此起彼伏。一名店員告訴記者,他們在廣東有工廠,可以自己加工生產,除了店裏這些名牌服裝,其他國際名牌都可以生產,最好有樣衣,可以先打樣,客人確認了就做。一般來說,一個款300件以上就可以接單做。

—在福建莆田

有“中國鞋都”之譽的莆田20世紀80年代初,吸引了大量臺商創辦制鞋廠,代工以耐克為代錶的眾多國際品牌,制鞋業逐漸成為當地支柱產業。在利益驅使下,一些代工廠內部員工偷樣品鞋或設計圖紙,轉手高價賣給不法商人。加上當地低廉的原料和人工成本,催生出火爆的高仿鞋產業。20世紀90年代中期,莆田儼然成為高仿鞋的“大本營”。

安福市場是莆田假鞋的發源地。在其附近一棟名為“尚客優”的公寓樓七樓一個房間裏,一位老闆娘告訴記者,無論是剛剛推出的最新款,還是官方已斷貨的經典款店裏都有。其中,1︰1的高仿鞋和正品鞋根本看不出區別,而且具有防偽標識,可以掃碼。“真標真碳,能過海關。”

—在北京

西城區聚龍商城一家箱包店內,店主嚮記者推薦一款“普拉達”女包,報價只要280元,而同款正品專櫃要3000多元。令人驚奇的是,這些假冒國際奢侈品牌的女包,被“巧妙”藏在一只在售的大型普通旅行箱裏,混跡於一堆箱包中間,毫不起眼。